您好,欢迎来到石家庄宇泉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一家多年专业从事环保水处理设备研发的公司。

环保水处理设备咨询热线:
400-001-1378
环保水处理设备
免费热线:
400-001-1378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振头大厦12层
手机:13313313281
当前位置:宇泉环保 > 新闻资讯 > 文一波:村镇污水处理亟需一场颠覆性变革

文一波:村镇污水处理亟需一场颠覆性变革

发布日期:2018-05-11   作者:环保水处理设备   分享:

  文一波表示,2016年村镇污水处理行业可形成400多亿的产值,2020年产值可增至840亿,2025年这一数字可达1300亿。如此巨大的市场空间,国家不仅应在政策配套方面进行调整,且需要在技术上进行标准化。在商业模式上,可与互联网相结合,实现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建设、统一运营、统一管理。

  “中国的村镇污水治理亟需一场颠覆性的变革。”

  12月21日,在母校清华大学环境学院一楼报告厅,桑德集团掌门人文一波再次语出惊人。

  这场名为“清华大学工程博士高峰论坛”暨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桑德集团村镇污水处理国际研讨会的论坛,由清华大学环境学院与桑德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主办、江苏省环保产业技术研究院承办,以“聚焦村镇污水处理”为主题,探讨村镇污水处理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探索村镇污水处理新模式和生态文明建设新思路。

  作为国内最早涉足村镇污水治理的企业之一,文一波以桑德多年的探索与创新为案例,就当下村镇污水处理的热点与难点进行了阐述和交流。

  村镇水处理不缺技术,缺啥?

  五六年前,文一波宣布进军村镇水务的时候,市场还是相对空白。而如今,越来越多的环保企业加入分蛋糕的行列,其中不乏知名国企央企。令文一波感到欣慰的是,截止目前,已有超过600个乡镇正在或将要享用由桑德在国内率先提出的SMART村镇水环境整体解决方案,约占当前市场份额的一半以上。

  文一波介绍,以往没人愿做村镇污水,主要是觉得缺少与之相匹配的工艺技术,导致建设及运营成本过高,利润偏低。经过几年的探索和发展,技术已经不能成为当下中国村镇污水发展的阻碍,真正缺少的是配套政策、监管体系、财政补贴、技术评估,以及专业人才等。

  在他看来,我国针对村镇水处理出台的专项政策力度不够,法规体系不健全,配套措施不完善;村镇水处理工艺技术种类繁多,标准不一,执行困难。“如果在一个县或者一个市同时出现几种,甚至十几种技术,那么最后的整合运营就会非常困难。”

  技术标准不接地气,农村和村镇污水排放标准不统一也是当前一大症节。“例如北京的村镇A级排放标准已经严于国家的一级排放标准,要达到这样的标准,吨水处理的合理价格应该在5-10块钱,谁来出这个钱?北京财政可能有能力支付,但在一些相对落后的、经济不发达地区基本上是不可行的。”文一波认为,关于标准问题需要从国家层面认真考虑,否则地方不好执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标准也就失去了意义。

  财政补贴上,文一波认为:目前中央财政引导不够,没有设立村镇污水专项资金,现有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资金用于村镇生活污水处理的费用偏少;补贴环节不合理,重建设轻管理;地方财政负担较重,建设费用动辄千万,运行费用每年数百万元;乡镇负担较大,即便经济条件好的乡镇也很吃力;居民收费困难,农村地区长期享受福利服务,尚未形成缴费习惯,许多年轻人外出务工,向留守老人收费更加困难。

  此外,我国管理和专业技术人员严重缺乏。文一波指出,当前平均每个乡镇从事村镇建设管理的人员不足3人,60%的乡镇仅1名村镇建设管理员;高等院校没有开设相应的专业,从业技术人员收入低,工作条件差,发展状态令人堪忧。

  以上种种,皆影响和制约着村镇水处理的健康有序发展,导致我国现有村镇污水处理“晒太阳”工程越来越多,投资建设浪费现象日益严重。

  技术+模式,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文一波介绍,中国村镇污水具有量多、面广、较分散,单点日污水水量规模小;水量和水质的波动大;污水收集管网配套不到位等特点。

  工艺设备方面,目前以生物膜法为主,包括MBBR、MBR、生物转盘、生物接触氧化等。小型化的净化槽设备,标准化的化粪池在国内也有应用。此外,厌氧加人工湿地、稳定塘、动力加人工湿地等生态治理的方式也在国内正在普及。

  商业模式方面,“五年前基本上是卖设备、工程承包、EPC或者分段来做,现在PPP模式比较多一点,也有用BOT、BT的方式,还有混合的,市场比较丰富,更多的企业和机构已经进入这个领域了。”

  作为国内村镇污水处理的先行者,桑德在技术工艺与商业模式上都进行了探索。2010年,长沙县18个镇开始只有2座镇政府投资建设的污水处理厂,但由于运行问题,无固定团队等原因导致没有好的方案执行。随后桑德去长沙县调研,决定以打包的方式处理18个乡镇的污水。经过系统研究,经济测算,证明了这一模式能够大幅降低投资和运营成本。

  “从最初的每吨三四块钱的成本,降至每吨一块八左右。”文一波对这种打捆治理的商业模式表示肯定,长沙项目也因此成为国内村镇水治理项目的范本,并迅速在全国各地推广复制。

  “当初有人担心村镇水治理项目的盈利问题,但由于打包的方式是和县政府签约,有政府作保障,且选取的大多是经济相对发达或对水质敏感性较高的地区,所以难度并没有想象的大。”文一波说。

  据统计,2016年,村镇污水处理行业可形成400多亿的产值,2020产值可增至840亿,2025年这一数字可达1300亿。如此巨大的市场空间,企业自当苦练内功,把握商机。

  “桑德独创的SMART村镇水环境解决方案,不仅是一项工艺技术,还是一套商业模式,二者的完美结合形成了比较适合当下中国村镇水环境治理的整体解决方案。”文一波表示,这个方案目前仍在进一步的升级与完善中。

  互联网+村镇水务,给力!

  “互联网+”或许是村镇水务下一步的发展方向。

  文一波指出:“对于量多、面广的农村污水和乡镇污水,可采用一些全新的方式来运行管理。”

  桑德在国内环保企业中“触网”时间早,投入多,在个别领域已取得一定成果。比如“互联网+环卫”是一种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通过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方式,让环卫作业过程中的人、车、设施等实时在线,并通过云平台、大数据,把环卫、物联网、再生资源和广告等有机地结合起来。再比如,“再生资源互联网+回收”方面,桑德也做了一些尝试,线上通过易再生网、线下建立循环经济产业园以及回收联盟体系等实现互通互联,颠覆产业模式,创新体制机制。

  “在村镇水处理方面,尽管我们进入市场较早,但一直以传统模式在做,将来随着布局的增加,几十万个行政村和几万个乡镇,设施要建设、运营和管理,如何把效率提高、成本降低,需要做一些尝试。”文一波说。

  首先,要将农村的水处理设施互联网化。“如何让水厂不是像过去那样简单地传递数据,而是用互联的方式,让它做到真正的远程监控和远程控制运行,使所有的设施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产生一些指令是我们一定要解决的。”

  其次,要做一个类似“云平台”的系统软件。“将来的污水处理技术,一方面靠实验室不断做研发,调整工艺技术和工艺参数;另一方面,一定要靠大数据。”文一波认为,如果所有企业的数据可以共享的话,这种技术上的突破和过去靠研发突破是完全不同的。从工程角度来讲,把海量的数据不断地进行分析总结完善,再反馈到生产实践中,对技术的完善和推广应用也会有所帮助。

  最后,要把农村的污水处理和自来水供给结合起来。“不管是分散的自来水供水还是区域的自来水供水,全部实现网上操作,处理、收费均通过移动支付,使上水和下水一体化,水务和环卫一体化,通过大数据平台,让系统发挥更多的作用,进而使运营管理成本大幅下降,盈利模式更加丰富多彩。”文一波说。

石家庄宇泉环保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占地130亩、建有高标准厂房16000平方米,现有员工180多名,其中高级职称工程师30余人。公司现有水处理设备、水处理器、水过滤器、循环水处理设备、污水处理设备、化工设备四大系列三十多个品种。

联系QQ:1047754121 电话:0311-83038829

文章Tag标签: 水处理政策 法律政策 新闻
  • 水波浪背景
  • 水波浪背景
  • 水波浪背景
  • 水波浪背景